秦人秦声之野地里的秦腔

类别:哲理短句 | 发布时间:2019-07-20 | 人气值:599
关中人爱秦腔是从骨子里爱,尤其是农村人。不分男女老幼,谁都能唱几句。劳动的时候唱,休息的时候也唱。婚丧嫁娶、乔迁新居都唱。户县周至两县历来被称为“戏窝子”。这里还有一个关于户县与秦腔的传说。户县地处关中平原的核心。南依秦岭,承终南山龙脉,北临渭水,自古钟灵毓秀。按堪舆学推算,户县一县当出三石六斗菜籽数的高官显贵。因为后来城关村村民盖房挡住了县城北门通道,破坏了风水,所谓的高官显贵才都成了戏台上的假官。不知道上世纪九十年代打通县城北门通道是否和这个传说有关。传说总归是传说,姑妄听之,一笑置之吧。
 
农村人唱戏没有讲究,不拘形式。田间地头、乡村小巷、农家小院都是舞台。高兴的时候唱,流泪的时候也唱。都是以剧中人的喜怒哀乐抒发自己的心境和情怀。很多时候都是唱给自己。有没有听众都无所谓。不用器乐,无需管弦。专业术语把这叫清唱。农村人不叫清唱而是叫“丢野腔”或“干桄桄乱弹”。野腔,不难理解。顾名思义,就是野地里的秦腔。至于为啥叫干桄桄乱弹,我们不是搞秦腔研究,就不专门探讨了。我觉得农村人的叫法更贴切一些。这种乱弹一般都是生角和净角戏,尤其是在地里唱的时候,也有青衣和老旦,只是生角和净角更适合吼。就像陕西八怪中说的“唱戏吼起来”。用全身的力气吼出每一个粗犷豪迈的音节。把郁闷和劳累,把痛苦和忧伤,把所有的得失荣辱,爱恨情仇都通过这豪爽的一吼释放出来,让它们在天地间回荡。这一吼经常挣得唱者脸红颈粗青筋暴起。好像不是在唱戏而是冲锋陷阵一般,好像不是用口腔发声,而是要把全身的神经都要调动起来。
 
当你从乡间小路经过的时候。忽然从青纱帐里传出一阵吼起的秦腔,那铿锵嘹亮的节奏让你由不得驻足,让你不由自主的也想吼一嗓子。因为是唱给自己,情感自然十分到位,就像女人高潮到来的时候理所当然的要喊出来。因为是在野地里唱,自然没有台上的羞怯和忸怩作态。因为是把天地万物当成了背景,也就有了回音和强烈的共鸣,显得分外的高亢。因为把人生百态当成了剧情,揉进唱者的情绪,在时空中开始、发展,然后达到高潮,这种真情实感演绎出来的雄浑跌宕、曲折起伏在舞台上根本表现不出来。《斩李广》里一代名将含冤莫辩壮志未酬的悲壮,《下河东》中一代枭雄赵匡胤错杀良将之后的悔恨和兵临城下的一筹莫展,都被庄家汉子演绎的淋漓尽致荡气回肠。
 
无论是荷锄而归边走边唱还是立于田埂仰首高歌。干桄桄乱弹都显示出它独特的魅力。在这些演唱者心里,秦腔似乎已不是纯粹的戏曲,而是秦人心目中的图腾。所有的场次和曲调已成为演唱者自己的情感载体。
 
我对戏曲是个外行。始终弄不明白对戏曲没有高深理解,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甚至不识字的农民,如何把秦腔演唱到如此感人。
 
对这些人们称之为“丢野腔”的演唱者来说,唱词似乎已不太重要。单是那些或低沉或高亢嘹亮或宛转悠扬的长短不一的音节,就足以震撼人心。所有有听众的场合都是为表演而唱,野地里的秦腔却不是,它纯粹是本能的使然。长时间积累的情感,或烦恼或开心等各种情绪,在心中积累太多,如果不释放出来体内就无法容纳。就借唱或吼让其迸发,从身体里流淌出来,这就是干桄桄乱弹。这就是野地里的秦腔。野地里的秦腔没有婉约只有豪放。它脱离了舞台上的妖媚和忸怩作态。展示出来的是雄健的肌肉。如果说江南的山歌是小桥流水,干桄桄乱弹就是飞瀑流泉虎啸龙吟。站在田埂上的一吼能让泛黄的麦浪跟着起伏,能叫玉米的阔叶发出共鸣。
 
我想如果追根溯源的话,古秦腔(我们暂且把干桄桄乱弹称为古秦腔吧)应该源于原始社会文字诞生之前。像求偶时缠绵的和鸣、面对攻击准备迎接挑战时的呐喊、寻找同类时的呼叫、狩猎成功之后的手舞足蹈、祭祀时亦唱亦白的念诵、受伤时的哀鸣等,这些史前不规则的音符就是古秦腔的雏形。那时肯定没有乐器,最多就是棍棒和石块的敲击。那些无字音符在古秦腔中一代一代的传承并延续至今。所以,干桄桄乱弹应该就是现代秦腔的鼻祖。
 
现代秦腔中那些“啊——”“昂——”等长长的拖尾音和衔接音就是古秦腔音韵的保留。干桄桄乱弹的魅力很多时候都是通过这些无字音韵表现出来。离开这些无字音韵,无论是凄婉柔情还是雄壮豪迈一定会显得苍白无力。《诗经。秦风》中的《蒹葭》有“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里的水指的就是流淌在关中平原的渭河。秦腔发展史上说:古秦腔也形成于周代。这两者应该都是当时秦地的风土之曲。《毛诗序》上说:情发于声,声成于文谓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古秦腔依然。经历了秦汉帝国的强盛和大唐的多民族融合,古秦腔不断的完善成熟。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秦人在战乱中挣扎,在阳光下放歌,在朗月下小斟。一路走来,干桄桄乱弹承载着无数关中人的酸甜苦辣。
 
关中人对秦腔的内容有一个高度的概括。“不是奸臣害忠良就是姑娘拐相公”。想想的确如此。忠奸善恶涵盖了社会的方方面面。不论世事如何变迁,任他沧海桑田,爱情始终是亘古不变的话题。
 
再说说为官者和唱戏人的差别吧。从表面上看,当官的自然比所谓的戏子荣耀。戏子从来就是下九流。关中人有个讲究,年三十戏子无权上坟祭祖。这里的戏子不包括“丢野腔”的。因为野腔每个人都吼过。当官的多风光啊。光宗耀祖荫蔽子孙。古人云:一人飞升仙及鸡犬是也。但是古人的语录总是一分为二的。古人同样还说过“穿蟒袍如同披枷锁”。这就是辩证法。再说了: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不为民做主的官真的不如戏子。何况为官者子弟狐假虎威欺压乡里的事自古就有。树倒猢狲散株连乡邻者自古亦有。也不知道三石六斗菜籽数官是户县的荣耀,三石六斗菜籽数的的唱戏人是户县的自豪。
 
我钟情于野地里的秦腔。它是劳动者对情绪的自我调整。是对复杂心情的自我梳理。会让每个吼着在任何处境中都能满盈春光轻松前行。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天地大舞台个人小角色。我们每个人都在这大舞台上上演着可歌可泣的故事,烦恼着快乐着。愿每个人都能在这大舞台上精彩演绎辉煌谢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