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短句网,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经典短句,及各类搞笑、个性唯美短句.欢迎收藏本站!
励志 | 爱情
您现在的位置: 短句网 > 美文欣赏 > 文章列表
  • 背着吉它走天涯之二 发表日期:2020-08-13

    如果不是由于蒲公英我不会喜欢校园民谣。同样,也不是由于蒲公英,我也不会认识一个叫叶蓓的歌手。之后我也不会想到会去听这首歌。 我想我们都有过这个年纪的岁月。虽然这种岁月已经在悄然而逝...

  • 绿水青山寄豪情 发表日期:2020-08-13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仁者乐水,智者乐山,古老的歌吟体现了人类对山的情愫。我国是一个多山的国度,在长期与大自然博斗的过程中,大山为人类的生存提供了无限的物质基础,民房依山而建,宗教择...

  • 月城夜色迎送过往的子民 发表日期:2020-08-12

    月城的夜是掠过邛海如烟的水晕慢慢走来的。 傍晚时分,在邛海边上坐了,靠在垂柳依依的湖畔,看晚霞映在粼粼的水波里,轻轻地摇,从湖心一直摇到湖边,又在风扬柳枝儿的一瞬间,蜻蜓点水般一跳...

  • 春天有四个梦 发表日期:2020-08-12

    一、春天的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我只要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春天里,十个海子开始复活。 荒芜了一个冬季的温暖在春天复活,我看见满是锈迹的铁轨,它的缝...

  • 天使在人间 发表日期:2020-08-10

    ??想写一个故事,是关于他和她的。我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使,而且天使有没有眼泪。但是自己是不善于写故事的,根据现实中的情况胡编一个,但愿千万不要引起现实中什么样的误会。 ??他是一个沉...

  • 杜牧游江南 发表日期:2020-08-09

    ??杜牧到江南的时候正值阳春三月,是江南最热闹的时刻。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万花争艳,一片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喜气洋洋的景象。杜牧看到这情景自然是喜上眉梢,认为自己...

  • 黄昏时刻向各自的目的地驶去 发表日期:2020-08-09

    ??在一个夕阳西下的时分,我路过街头,想带些创作的灵感回家。 ??太阳已经坠落到了西边的高楼丛林之中,有的楼顶身后燃起了如火的颜色,由鲜红逐渐的变成淡红,然后成为西照的余晖。不一会儿,...

  • 那花,谢了最为动人的爱情故事 发表日期:2020-08-08

    ??1 ??夜,南国有雨的夜,纯属于我音乐的殿堂。因为我爱南国春雨与芭蕉亲吻的天籁之音,那有最美妙的音符组合,有最悦耳的乐器伴奏,即便只有雨与芭蕉。我也是最忠实的乐迷,因为那蕴藏着最为真...

  • 那花,谢了最为动人的爱情故事 发表日期:2020-08-08

    ??1 ??夜,南国有雨的夜,纯属于我音乐的殿堂。因为我爱南国春雨与芭蕉亲吻的天籁之音,那有最美妙的音符组合,有最悦耳的乐器伴奏,即便只有雨与芭蕉。我也是最忠实的乐迷,因为那蕴藏着最为真...

  • 秋海棠的“牵引”开出的花相当迷人 发表日期:2020-08-08

    秋海棠,听种花木的人说,开出的红色花朵相当迷人,煞是好看。于是,他日向其央求了一棵小苗他没有推辞,且说,秋海棠属于木本植物,长成后会相当壮观不会像草本花卉那番小家碧玉。 秋海棠取回...

  • 为了母亲,多喝碗鸡汤 发表日期:2020-08-08

    ??我是一个清高又有点自恋的小女人。总认为插上了彩翼我就可以飞翔,在云端看月或趁夜摘星都是我曾经美好的幻觉。既然有如此仙味颇丰的想象,让自己仙姿曼妙,理所当然地是我所求。 ??然而,天...

  • 夜的眼泪可曾有痴心的人泪念四季 发表日期:2020-08-07

    斟上一杯思念的酒,杯是凝固的泪,夜是绵长的胸怀。 白色的液体蜗居在杯底,望川狭小的天月,波纹高高低低的划过酒杯的心海,苦苦的酒凝荡成夜的苍茫,伫立在空屋的玻璃杯孤傲着,似是书写流逝...

  • 斑驳了记忆的容颜 发表日期:2020-08-07

    轻轻的,我走在那条小路上,那条我们初相遇时的小路。 街道旁去年新栽的小树已长成大树,茂密,翠绿。今天的风很轻,行人稀少。青石板的路面有些许的不平,怕是人多了,车多了,于是岁月便给它...

  • 阳春四月,木棉花开 发表日期:2020-08-07

    阳春四月,木棉花开。呢喃一地的相思。 一起走过的岁月有多久?一起分享过的快乐有多少?无论是阳光明媚的三月天,还是冷若冰霜的寒冬里,时时都可以看到你甜蜜的笑靥,时时都可以感觉到你的温...

  • 时势只造给有准备的英雄 发表日期:2020-08-07

    舞台上的灯火是流光溢彩的,喷薄而出的掌声是惊心动魄的,可有谁知道幕后的酸甜苦辣,辛酸冷暖。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都说厚积薄发,可有谁知道蚕蛹化蝶需要经历多少年的含辛茹苦,可有谁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