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湾夏日的清晨

类别:励志短句 | 发布时间:2020-05-01 | 人气值:599
  塔脚至罗定二桥下的那段泷江,水势先是平缓的往东北方向流,可到达二桥再往下几十米后,遇着一座向南平伸而出的小山脊,河道只得顺着山势来一个九十度像手肘弯曲那样的急转,水势冲击着山脚汹涌的向东南。内弯的地方,形成了一片现在已成了菜地或蕉林的滩涂,自始而起,一条沿江的小道穿过桥底,逆水而上,右边的村落就是渔湾。渔湾可能就因此弯而得名。

    渔湾是附城镇的城中村,它面向泷江,沿岸或竹林密布,或绿树成荫,夏日江风吹透绿叶,阵阵凉意拂过路人的脸,很是惬意,没有污染的风,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每天早上,我就是冲着江边秀丽的风景及那份清凉而来的,这里离开城市的繁嚣,是难得的一段可闲庭信步20分钟的沿江小路。

    渔湾是我每天晨运的好去处,当天空灰朦朦的亮透过窗户时,邻居的一对白头翁鸟一唱一和的欢鸣声也随之传来,听着婉转的啁啾,我就坐着轮椅出门。

    夏日的太阳六时已升空,照得云霞变了彩色,东方的上空绚丽得可爱,宝珠路那条直下渔湾那个滩涂的斜坡道刚好逆着晨光,沿坡而下,来自远山初露的朝阳洒在肌肤上,温热了一天的精神。

    自桥底逆着晨光看江面,被来自江面的东风爽爽地吹着,看着因朝霞的轻抚而荡漾出金色的鳞光及江中小艇上拉网的老伯,格外兴奋。

    未放暑假时,遇到最多的还是背着书包返校的学生,现在放了暑假,渔湾的小朋友并没有睡懒觉,夏日的蝉鸣声从江边的树上传来,三五成群的小朋友拿着自制的工具在捉蝉,有些还拿出鸟笼在树上挂着,晨早的鸟语与蝉鸣从不同方位的树上传来,形成了渔湾夏日清晨的交响乐曲。看着小朋友轻步举起套上塑料薄膜袋的竹杆,我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渔湾起得最早的,是耕种的农民,菜地上的农民已在忙,收菜卖的在往回挑,赶早市。正是拔花生的季节,家家户户的门前都堆放着花生藤,老人在摘花生,强壮的劳力已干活于地里田间。赶早不那么热,八点前还可以赶回来去电子厂什么的上班,渔湾人就是勤劳,富裕了也舍不得割断地里的活。

    适逢年轻的开着摩托运回了一捆花生藤停于门前,挑菜的阿姨问,大强,你的拔完啦?年轻的回答,是的,三婶,这担菜又进帐不少喲,你的几时拔?挑菜的回答,明早。赶牛托犁的大伯从渔湾六巷出来,问,三婶,你有地要犁吗?挑菜的回答,花生未拔禾未割,过几天再麻烦你,赶牛犁地啊?赶牛的回答,刚拔完花生,犁地赶种蕃薯,过几天又得割禾了。

    听着渔湾人淳朴的对答,声音从清晨宁静中传来,是一种和谐的快意,是一种自然的魅力,因心生敬佩而觉得渔湾越发美丽可爱。

    喜欢晨早跑步的城里人也跑过来了,都是些熟识的面孔,碰面总是笑笑或把手半举算是打招呼;退休清闲的老伯总是选择一个心仪的地方把播着新闻的袖珍收音机挂在树枝上面向泷江做着自编的体操;经常看到一群退休的老太婆戴着太阳帽从市区那边远距离散步过来,她们边走边聊天,俨然是一支有组织的视察队伍,她们的经过,为渔湾夏日的清晨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有晨早流动卖猪肉的穿梭于渔湾小巷在喊“猪肉……”……渔湾河畔,未经雕琢的自然风景,错落有致的村庄群落,人与自然的和谐令我陶醉。

    印象最深的是那个94岁的老婆婆,认识了几年,每次散步必见,她总是在渔湾二巷附近拄着拐杖慢步着,见我到来,首先一句:哥仔,又到了。我回敬道:婆婆早晨,今天又精神多了。总是停下聊上几句。记得第一次聊时,她用布满了老人斑点瘦削的手触摸着我只是穿着背心的手臂,几分同情,几分爱怜,充满慈祥的叹息道:哎!哥仔,看似正常又怎么会手脚都不能动的呢?她的年纪比我大一倍有余,我对她毕恭毕敬,在她面前自己的心灵也返璞归真成了纯真的小朋友,如实作答赢得了老人家的心。老婆婆虽眼力不够,但耳聪、健谈、记忆力好,是一部渔湾的活史书,与她的交谈,填补了我地方近代史的空白。

    老婆婆16岁过门进渔湾,所见的那一批人大都千古,就算那时刚出生的“苏虾仔”现今也已七十有八,上世纪七十年代,老婆婆已在人民公社时代的生产队里开始领取老年口粮,多少有些怀念毛泽东时代。晨早的渔湾,经常看到几个残障者在顽强的练步,几个年老体弱者坐在路边呼吸新鲜空气,间或自发聚在一起,惺惺相惜,每天晨早彼此的一见都是无声的报一天平安。老婆婆经常指着那个因中风而偏瘫的拄棍老者对我说,你看他,毛泽东时代我有资格领取老年口粮时他还是一个扎扎跳的年轻人,可现在他已老成了这个样子,岁月不饶人啊!我听后感慨,晨早的阳光每天都是新的,日出东方永远不会变,要变的,就是人。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