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还有一个梦不曾醒来

类别:经典语录 | 发布时间:2019-08-10 | 人气值:599
挤过了三月的眉眼,在四月的春色里,自甘沉迷。
 
树叶儿更加绿了,四处的花开花落渐渐的静了,依旧在寻一抹花开,依旧在等一次重逢,好跳脱出自我的樊笼,安然于一朵花开的天地之中。
 
四月,温度渐渐的高了,炎热的感觉来了,似春困总是难免,四月,亦只是一个开端,人生总有太多太多不可控制的事情,今天的温度,明天的风雨,还有往后长长的长长的未知,风来之时,有额头的清凉,有树叶儿莎莎的响动,还有一朵花在枝头的摇曳,自然也还有那忘情在季节依旧下落的叶,还有渐渐的长在春天里的姑娘,活泼的装扮,都越发丰厚了。
 
曾经以为的雨,却在一抹阳光之中消停了,这阳光很明媚,消遣了黑暗的等待,在场梦的夜晚,久侯的等待,来了,梦也醒来,忘了,梦也忘了,走了,时间走了,那貌似漫长的等待走了,还有什么呢?还有眼前这一片真实,这不是回忆的真实,真正的回忆,还在明天。真正的明天,就是现在。
 
窗外是屋子,屋子里面依旧是窗,那边了窗外,还是数不清的房子,窗子内,是人,是生活的人,是中午趴在办公桌上睡觉的人,是拼劲权利在活着的人,还有处一处明亮着的电脑,装着这整个世界的博大。屋内,没有声音,只有风扇不知疲惫的吹,搅动着这浓度极大的二氧化碳,他的清凉,却是那样的卑微。一定有一个梦,在开始,她会梦见什么呢?是那流动的溪水,还是那雾里的空山?或者是她行走在山里的宁静,额,云深不知处,她不知山在哪里?只看见自己的屋子,漆黑得没有光。
 
极静的时光,极静极静的停顿,一个呼吸,一个感叹,都好奇惊破了这种沉寂,所以很轻,像死亡一样的轻,在这四月里,轻轻的,轻轻的,轻轻的活着,在以后的五月里,六月里,依然这般。
 
还有窗外偷偷跑进来的阳光,像一个调皮的孩子,懒散的躺在地上,嗯,那样应该很舒服,到了他还走的时候,没有一刻停留,连招呼也没一个,窗外的天空,被窗户里向外看的人看得很大,而窗子里的世界,在窗外的天空下,小得如同一个暗黑的墓穴,埋葬着很多人,死亡便是活着,在思之极处,活着便是死亡,死亡也是活着。在时间的深处,万般皆一样,在时间的极处,是一片虚无。
 
四月,人间的四月,人间最美的四月,若果是在山寺当中,桃花应当是盛开的吧。我突然想到山里去采花,就为了一朵桃花,就为了一片桃花,当然,我应该也踩到了清新的空气,还有那山里纯净的绿,我一定还会采到一颗真正的心,他自由的翱翔,保持着最本真的样子,哭和笑都不用刻意的隐藏?
 
我会不会在山里看见一个哭泣的孩子,他也许是迷路了,也许是调皮的出来玩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也许是觉得外面的世界没有家里的好,外面,有太多的空虚,但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一样的男人和女人,再或者,他是回到了家里,为这种回归哭泣,是喜悦的泪水,我想问问他,感觉怎么样?但我想,一定没有答案,他会看着我,茫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大人的语言。
 
我想,我会在四月的山里,看见自己的影子,他或许在跟着风筝奔跑,或许在追逐一直蝴蝶,和蝴蝶一起停留在一朵花前。我想,我应该还会看见他躺在草地上,那草地,很柔软,很干净,很绿,旁边有水,有野鸭子,还有天空飞过的鸟。我想……
 
四月,四月的天空,我想,有很多希望,就像有很多绝望。
 
四月,我想,有很多梦,但都在暗黑的墓穴里,醒来。
 
四月,我想,一定还有一个梦,一定不会只是将这只是手段的过程当做目的来追寻!
上一篇:生命能透支多少
下一篇:梦一场
你可能感兴趣的